聯系天強

商務合作

主頁
我們的服務

戰略管理 國企改革 運營管理 并購重組 集成整合 產業服務 上市服務 思翔商學

我們的客戶

業績案例 客戶評價 客戶伙伴

我們的聲音

天強活動 媒體專訪 觀點洞察 專題研究 祝波善專欄 出版物

招賢納才

社會招聘 校園招聘 學習發展 咨詢樂活

關于天強

天強概況 文化理念 發展歷程 社會責任 所獲榮譽 聯系我們

天強活動

2019-01-30

原證監會主席履新供銷系統,未來發展該如何探索?

1月26日,在資本市場“火山口”坐了三年的劉士余去職證監會主席,履新中華全國供銷合作總社黨組副書記(下稱“供銷總社”),其未來工作所面對的供銷總社系統并不比資本市場輕松許多,在服務“三農”上供銷總社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另外,目前供銷社系統資產證券化率較低,這位曾經的金融監管大員將在新職位上有怎樣的發揮,市場拭目以待。

 

 

劉士余能否利用其31年的金融、證券經驗盤活這塊資產,借助資本市場運作好這個最傳統的產業,在互聯網用戶下沉中逆襲?近日,國資國企改革專家、天強管理顧問總經理祝波善先生接受百度APP的采訪,針對此次的職位調動發表了自己的一些看法。

供銷系統系統復雜,龐大市場待發掘

看起來存在感很弱的供銷系統,其實是一個超級“巨無霸”,其有著龐大市場。2018年,全國供銷合作系統實現銷售總額5.9萬億元,總資產1.6萬億元,實現利潤468億元。如果以營收論,其超過全球最大的零售商沃爾瑪。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前三季度,供銷集團的注冊資本115.626億元,旗下子公司21個,總資產高達1351.37億元。2015-2017年度,供銷集團分別實現營業總收入1409.01億元、1281.90億元及1229.64億元。與此同時,據Wind數據統計,供銷合作社全系統至少實控了7家上市公司。

供銷合作機構本身很特殊,其雛形早在解放前就存在,當時主要用以解決解放區的商品流通問題,此后歷經建國初期的社會主義改造、改革開放,一路走到現在。“近些年來,這個系統存在感不強,如果不是劉士余調任,很多人已經想不起來這個機構”,祝波善先生認為,供銷合作總社是一個復雜的存在,其不能完全稱之為企業,屬于行政性事業單位。“目前無法得知調任劉士余過去,需要他做哪些改變。”他分析。

改革開放之后,由于種種原因“供銷社”一度淡出了人們的視野。“這是一個市場化程度非常低的機構,但又不能簡單取消,因為跟歷次的改革有關系,1950年代的社會主義改造過程中聯合了一些民族資本家、手工業者,此后迅速發展成一個龐大的系統。改革開放之前,這個系統非常強大,廣大農村甚至一些城市的物資流動,都是通過這個渠道分發到各地。”祝波善先生表示,供銷合作總社下轄的企業既不屬于國企,也不是民企,實際上是一個集體企業。不過,這幾年官方對集體企業的走向很少談,目前的態度比較含糊。

他認為,對供銷體系做大改變并不容易,其身份過于復雜,既有參與市場,又承擔了一些公益職能,其性質、定位比較模糊。“當然,供銷體系下也有幾家上市公司,說明其也在跟資本市場做對接,在證監會干過幾年的劉士余能不能在這塊做出一些探索,或許值得期待。”

供銷系統該探索何種發展出路?

過去幾年,憑借農村包圍城市的策略,拼多多、趣頭條等企業迅速成長為互聯網新貴,他們對下沉用戶的挖掘,闖出了一片新天地。而這片最廣大的市場原本屬于供銷體系的主陣地,據新華社1月15日報道,近5年來,我國恢復重建基層供銷社1萬多家,總數超過3萬家,鄉鎮覆蓋率從2012年的56%提高到目前的95%。利用星羅棋布的渠道網絡,擁抱互聯網,發展農村電商,或許也是一個值得探索的方向。2015年,作為供銷合作總社的電商平臺,中國供銷電子商務有限公司成立,在2017年的一則報道中,其重點打造的“供銷e家”計劃在未來3年建立1000個縣級運營中心。不過,目前并無關于它的業績披露。

擁有最廣泛渠道的供銷系統能否培育出“拼多多”式平臺,祝波善認為可能性不大,“新型的模式往往不會在傳統的企業誕生,他們的橫空出世恰恰是因為沒有資源優勢,有資源的有企業反而做出不來。”他認為,供銷總社可參考的對象是國資委旗下的中糧集團,其是央企中市場化運作較為成功的模范生。

“供銷總社的渠道怎么嫁接新型業態、互聯網、資本,是一個大的突破口。”祝波善認為,這是一個很大的挑戰。改革這個行業不易,好在留給劉士余的時間還很充足,按照人事規定,目前剛滿58歲的他可以再干7年。只是,誰也無法預知,他能在這個機構干多少年。

下一篇: 返回列表 上一篇:
什么高频彩好买